美食与毒药的混淆 纠缠不清的香臭

文章摘要:一个人的美食,是另一个人的毒药!从个体生命的迁徙,到食材的交流运输,从烹调方法的改变,到人生命运的流转,人和食物的匆匆脚步,从来不曾停歇

一个人的美食,是另一个人的毒药!

“不管是否情愿,生活总在催促我们迈步向前,人们整装,启程,跋涉,落脚,停在哪里,哪里就会燃起灶火。从个体生命的迁徙,到食材的交流运输,从烹调方法的改变,到人生命运的流转,人和食物的匆匆脚步,从来不曾停歇。”

食为天性,对于美食的追寻我们从未停止过脚步,只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,一个人的美食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毒药。晚饭时女友问我想吃什么? 折耳根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。对于折耳根我是没有抵抗的,凉拌,小炒 煮火锅吃在我眼中都是人间美味。我心中的美味对女友而言却仿若毒药,觉得不但臭,而且腥,怪不得又叫“鱼腥草”。

折耳根

尤其是折耳根炒腊肉,折耳根绵中带脆,腊肉的香醇少了油腻,腊肉的美味和折耳根的异香浑然一体,简直让人欲罢不能。老板,来两份折耳根炒腊肉,一份在这里吃,一份打包带走。

折耳根腊肉

提到美食女友超爱龙虾,一次带她去吃牛肉爆大虾火锅。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,我却不敢下口。她口中的美食对我而言就是毒药。虾中含有过量组织胺会造成人身体不适,而自己因天生缺少分解组织胺的酵素,吃了以后,便会引起过敏。

过敏了

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榴莲了,强烈的爱好或特别的憎恶,并没有中间路线可走。我们闻到榴莲时喜欢得要命,但报纸上看过一段趣闻,说有六名意大利人,去到旺角花园街,见有群众围着,争先恐后地挤上前,东西没看到,只嗅到一阵毒气,结果六人之中,有五个被榴莲的味道熏得晕倒,此事千真万确,可以寻查。

榴莲

在我大天朝发霉食物特别多,内地有些省份,家中人人有个臭缸,什么吃不完的东西都摆进去,发霉后,生出碧绿色的菌毛,长相恐怖,成为美食。要说代表,那湖南长沙臭豆腐肯定当仁不让。赤的黄的都算小清新了,有些还是黢黑的,上面长满一层看着会蠕动的绿毛,发出无与伦比的恶臭,但一经高温油炸,臭味随风飘扬,有的人闻着着迷,有的人闻着反胃。口味重的还嫌炸完味道跑掉,不如蒸的味道浓烈。我只想说如果爱她,就请他吃臭豆腐吧,如果恨她,也请她吃臭豆腐!

臭豆腐

那臭豆腐是最臭的食物吗?当然不是,据说韩国人的腌魔鬼鱼,叫作“魟”,生产于祈安村,一条像沙发坐垫一样大的,要卖到七八千港币,而且只有母的才贵。腌好的魟鱼上桌,夹着五花腩和老泡菜吃,一塞入口,即刻有股强烈的阿摩尼亚味,像一万年不洗的厕所,正如韩国人说的,吃了几次就上瘾。

虹鱼

之余感情亦是如此:汝之蜜糖 彼之砒霜

所以即便你貌若天仙也有人视你为砒霜,即便你天生无颜也有人捧你如蜜糖.

有生之年

谁是你的砒霜,谁又是你的蜜糖?

你是谁的蜜糖,又是谁的砒霜?

谁知道呢

唯有随心起,不过忠于情

 
责任编辑:admin
黄渤
免费领取高达6000元企业助学金